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全讯资讯网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蛙声-南宋诗人戴复古《夜宿田家》中的蛙声

郑爽与张翰同框

蛙聲是一闕純凈的鄉音,清越空靈,任你千百遍傾聽,都不會生厭。唐代文學家韓愈在《盆池五首之一》中寫道:「一夜青蛙鳴到曉,恰如方口釣魚時。」宋代詩人楊萬里有詩曰:「青塘無店亦無人,只有青蛙紫蚓聲。」唐代詩人賈弇在《孟夏》一詩中,把初夏時節的蛙聲比作管弦之樂,可謂貼切傳神,令人浮想聯翩:「蜃氣為樓閣,蛙聲作管弦」。無獨有偶,宋代詩人胡宿也把蛙聲比作管弦之樂,他在《題漣漪亭》詩中說:「流杯若仿山陰事,兼有蛙聲當管弦。」不過,也有人持不同意見,唐代詩人吳融就是其中一個,他在《閿鄉寓居十首·蛙聲》中寫道:「稚圭倫鑒未精通,只把蛙聲鼓吹同。君聽月明人靜夜,肯饒天籟與松風。」吳融是不贊成把蛙聲比作管弦樂聲的,他覺得在月明人靜之夜諦聽蛙聲,勝過天籟,也勝過松風。

在唐詩宋詞中聆聽蛙鳴,冷不丁地,會有一縷淡淡的鄉愁瀰漫在你的心間,不思量,自難忘。「身在亂蛙聲里睡,心從化蝶夢中歸」,南宋詩人戴復古《夜宿田家》中的蛙聲,瀰漫著天涯孤旅的愁,一個「亂」字,寫出了蛙聲的長長短短嘈雜喧鬧,讓鄉書難寄、久游思歸的羈旅愁緒體現地淋漓盡致。

桂下漫筆何處最添詩客興?黃昏煙雨亂蛙聲。

在詩林詞苑中漫步,你會發現不少文人墨客都對蛙鳴情有獨鍾,寫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詠蛙詩詞,最有名氣的當屬宋代詩人趙師秀的《約客》一詩:「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黃梅時節,家家戶戶都被裹在蒙蒙雨霧中,長滿青草的池塘中,到處是此起彼伏的蛙聲。夜已過半,詩人約好的客人還不見到來,只得對着棋盤獨自推敲,不知不覺間燈花都落了。在詩人看來,蛙聲和青草是隱士的標配。正是這雨聲不斷蛙聲一片,反襯出鄉村夏夜的寂靜,更深地表現了詩人落寞失望的情懷。

倚床夜讀,翻開一卷浸潤着古色古香的唐詩宋詞,詩意動人的蛙鳴穿過清詞麗句翩躚而來,如訴如歌,如擂如鼓,似近若遠,此起彼落,讓我恍若置身於故鄉的荷塘之畔,驀然中有一種「青草池塘獨聽蛙」的禪意。

農人們視青蛙為田間衛士,更視蛙聲為豐收預兆。「薄暮蛙聲連曉鬧,今年田稻十分秋」「田家無五行,水旱卜蛙聲」「蛙聲近過社,農事忽已忙」,在聲聲蛙鼓的豐收序曲中,莊稼潛滋暗長,農人安享豐收,沉浸在「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的怡然自得中。

今日关键词:熊黛林为老公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