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下调逆回购利率是加强逆周期调节的具体体现-零壹财经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全讯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首席金融-央行下调逆回购利率是加强逆周期调节的具体体现

法国13名军人遇难

作為央行兩大政策利率,逆回購和MLF分別對貨幣市場的短期資金價格走勢和中長期資金價格走勢具有重要的引導作用,同時,短期與中長期的市場利率又會相互影響,並共同影響銀行的負債端資金成本,進而影響貸款等資產端定價。

「雙重保障」降低銀行資金成本

11月18日,央行發佈消息稱,當天以利率招標方式開展了7天期逆回購1800億元,中標利率2.5%,較此前下降5bp,這是7天期逆回購利率逾四年來首次下調。

「央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以我為主』的貨幣政策表態,並不否認貨幣寬鬆的空間,而是視經濟增長情況而動。要主動維持常態的貨幣政策空間,那麼意味着央行在把握貨幣政策操作節奏和力度上更加精準、力求效率。」明明稱,預計後續貨幣政策操作的組合可能是以下幾個:(1)小幅度降息,例如此前MLF操作利率小幅下調;(2)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利率調整繼續后延,將原本一次性降息(即MLF和逆回購同時降息)轉變為兩次降息(MLF和逆回購先後降息);(3)繼續定向降准;(4)其他諸如MLF、再貸款、再貼現、PSL等機構性貨幣政策工具,以及MPA考核等;(5)創設其他機構性貨幣政策工具。

中國降息周期開啟了嗎?進入11月以來,央行一系列的貨幣政策實際操作,讓市場看到了加大逆周期調節的力度,但不到兩周時間兩度下調政策利率,是否也意味着中國也開啟了降息周期?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證券時報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金融機構很大一塊負債是金融負債,例如我國中型銀行金融負債佔比有40%,而金融負債的成本和短端市場利率的走勢密切相關。在存款利率本身處於低位、難以下調的情況下,要降低金融機構負債端成本,邊際上能降的就是短端資金利率。」中泰證券研報稱,要引導短端利率繼續下行的話,就需要下調更具指導意義的逆回購操作利率。在當前的貨幣政策調控框架下,不降逆回購利率的降息,其實都近似於「假」降息。

維持與MLF之間正常利差逆周期加碼

中泰證券研報則認為,在豬價高漲和地產韌性的情況下,MLF利率下調傳達的最重要的信號是,這兩個干擾因素或許並不是貨幣政策寬鬆的障礙,結構性的問題還是要交給結構性的政策去解決。央行已經邁出了第一步,先讓明顯偏高的MLF向市場回歸,我國的降息周期才剛剛開始。

光大證券(601788,股吧)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逆回購利率跟隨MLF利率下行主要是維護政策利率曲線的正常形態。事實上,自2016年2月以來的絕大多數時間,1年期MLF與7天期逆回購利率之間的利差都維持於75bp左右。貨幣政策通過收益率曲線進行跨期限傳導,政策利率曲線的形態是市場收益率曲線的基礎,因此收益率曲線過為平坦或過為陡峭都會阻礙貨幣政策的傳導,此次下調7天期逆回購利率更利於提高貨幣政策的傳導效率。

民生銀行(600016,股吧)首席宏觀研究員溫彬也表示,央行下調逆回購利率是加強逆周期調節的具體體現。11月以來,央行已開展了6000億元MLF操作,疊加今日1800億元為期7天的逆回購操作,反映央行繼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逆回購+MLF」的政策工具組合,長短搭配,確保流動性合理充裕,穩定流動性預期。

  此利好消息公布后,银行间现券收益率下行4-5bp,10年期国债活跃券收益率跌破3.2%。券商股开盘后直线冲高,上证指数一度涨逾0.3%收复2900点。

上一次7天期逆回購利率下調還是2015年10月,時隔逾四年,7天期逆回購利率再度下調引人關注。不過,此次下調逆回購利率也在意料之中,11月初央行下調1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5個基點時,就有分析認為逆回購利率也會隨之下調相同點數。

中信證券(600030,股吧)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認為,總體來看,貨幣政策仍然是朝着邊際寬鬆的方向,需要關注節奏和力度對市場的擾動。下一步應關注貨幣政策節奏,結構性貨幣政策仍可期待。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此次7天期逆回購利率下調,有望扭轉此前四個月貨幣市場利率整體邊際走高、且8月和10月的DR007平均利率水平已高於上年同期的狀況,意味着從11月開始,「寬貨幣」勢頭有望恢復。這一方面將降低金融機構平均邊際資金成本,推動本周三1年期LPR恢復下行態勢,進而降低企業實際貸款利率。另一方面,這也是在當前宏觀經濟下行壓力較大背景下,監管層釋放出清晰的逆周期政策調節力度加大信號,將有助於穩定市場信心和四季度宏觀經濟運行。

  不到两周时间再度“降息”,对市场来说,央行释放的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信号非常明确,亦有观点认为,这是“宽货币”势头的开启。不过,对于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开启降息周期,目前市场则有分歧。此外,有了MLF和逆回购利率先后下调的“双重保障”,本周三迎来的最新LPR报价下调几乎毫无悬念,不少分析人士预计,1年期LPR有望下调5-10bp。

不過,逆回購與MLF對金融機構不同期限負債端成本的影響並非區分得非常清楚。方正證券(601901,股吧)首席經濟學家顏色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央行下調逆回購利率,表明當前情況下央行並無意區分MLF和公開市場操作的利率政策。這主要是因為MLF只是一年期,之前還有半年期的,而逆回購也有較為長期的,事實上存在一定程度的期限重疊。很難說MLF挂鉤實體經濟利率、逆回購挂鉤金融體系利率。銀行是綜合估計融資成本最終確定貸款市場定價利率(LPR),因此適宜跟隨下調逆回購利率,有利於保持貨幣政策的穩定性。

除了要維護政策利率曲線的正常形態外,由於逆回購、MLF利率被外界看作是央行的目標政策利率,不到兩周時間,兩大重要的政策利率相繼下調,也向市場釋放了明確的加大逆周期調節的信號。央行上周六公布的三季度貨幣政策報告中就提出,要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並不再提「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向市場釋放穩健偏寬鬆的貨幣政策信號。

繼11月5日央行調降MLF利率后,時隔13日,央行再次「降息」,下調公開市場操作逆回購利率5個基點。

對金融機構而言,有了MLF和逆回購利率都下調的「雙重保障」,自然利於負債成本更為明顯地降低。中泰證券研報認為,儘管逆回購、乃至整個公開市場操作的量並不大,但是在貨幣政策價格型調控的模式下,公開市場操作的重要意義不是「量」,而是「價」,即對市場短期利率的管理,而短端利率又會影響中長端利率的走勢。要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最重要的還是降低金融機構的負債端成本,而要降低金融機構的負債端成本,最重要的降息就是降低短端資金利率。

張旭對記者表示,市場通常將「貨幣政策寬鬆」等同於「降息」,我們認為,貨幣政策的內涵和外延遠比「降息」更加寬泛。目前,貨幣政策需要妥善應對經濟下行壓力,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圍繞這個目標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商業銀行的信貸投放受到自身資本金、流動性、利率這三方面的約束,與「降息」相比,有針對性地緩解這三方面約束可以起到更好的效果。例如,年初以來,人民銀行以永續債為突破口補充銀行以及資本,並開展CBS操作對永續債發行予以支持。截止目前為止,商業銀行共發行了4966億元永續債,使得銀行體系對實體經濟的支持能力進一步提高。

對此,市場有不同看法。顏色對記者表示,目前還不能說央行已經進入了降息周期。在通脹上行、經濟下行的兩難處境下,央行可能會非常審慎地執行利率政策,「先修渠后通水」,通過改革的方式降利率。相比之下,我國法定準備金率相對較高,還有下調空間,通過適時下調法定準備金的方式降低實體企業長期融資成本應當是政策優選。

今日关键词:音乐人黎小田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