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11选5-阳曲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全讯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辉瑞药物-要求调查强生的关节炎药物Remicade是否涉嫌垄断

林书豪罚球绝杀

原因在於,此前很多患者習慣使用EpiPen是因為該藥物尚屬於保險公司報銷的藥品,再加上邁蘭提供的折扣券,真正需要消費者自掏腰包的費用已經被大大壓低。但隨着EpiPen的不斷漲價,保險公司越發難以承受,最終的決定就是將其移出報銷名單,最終導致費用轉嫁到了消費者身上,麻煩由此而來。

壟斷彷彿只是製藥巨頭過招的其中一個手段。早在2012年,輝瑞就曾起訴過強生的一個子公司侵犯了輝瑞一種止痛貼技術的美國專利,而在專利侵權這個問題上,輝瑞也曾遭遇過羅氏的追堵。2017年,羅氏一舉將輝瑞告上法庭,稱後者侵犯乳腺癌治療藥物赫賽汀的40項專利。可以肯定的是,無論壟斷還是侵權,幾乎都已經成了醫藥巨頭們相愛相殺的慣用砝碼。

曠日持久的爽身粉致癌風波還沒了結多久,新的麻煩就已經找上了強生。據路透社30日的報道稱,強生公司周一在一份監管文件中表示,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在今年6月向其發出傳票,要求調查強生的關節炎藥物Remicade是否涉嫌壟斷。而這份文件背後的推手,則是剛剛剝離其非專利藥物成立新公司的輝瑞。醫藥界的兩大巨頭,在壟斷問題上碰在了一起。

對於此次訴訟的細節及可能帶來的影響,北京商報記者聯繫了強生及輝瑞,但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強生稱,FTC發起的是「民事調查要求」,將着重調查該款藥物在合同操作方面是否合規合法。路透社稱,早在2017年,輝瑞便對強生提起訴訟,稱強生與保險公司就Remicade簽訂的合同涉嫌阻止輝瑞生產的仿製葯Inflectra的銷售。

在高葯價的威脅之下,得保險公司者便得了天下。一個典型的例子發生在2016年,同樣是大選的膠着期,邁蘭因為其抗過敏急救藥EpiPen再次漲價而招致大片反對,當時的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和希拉里無一不將矛頭對準邁蘭。

據了解,此前與強生簽訂「排他性合同」的包括聯合健康集團、Anthem Inc、Aetna Inc和Cigna Corp,而這些保險公司簽訂的合同涵蓋了美國約70%的商業保險患者。

當地時間28日,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參議員伯尼·桑德斯在陪同一個糖尿病購葯團赴加拿大買胰島素后,便大肆批評葯企,為了維持高葯價而花費巨資遊說國會。數據顯示,美國一小瓶胰島素的平均價格為340美元,相比之下,加拿大的價格僅有其1/10。

保險公司是決定美國民眾購買某種藥物的關鍵所在,而這又要從美國抨擊依舊的高葯價說起。如今正趕上美國2020年大選近在眼前,不出意外,高葯價再次成為競選人做文章的熱門民生話題之一。

2017年,輝瑞的一紙訴狀創下了生物仿製葯的首例反壟斷案。當時輝瑞稱,強生的排他性合同用回扣等補貼,阻止了醫院和診所購買輝瑞的生物仿製葯Inflectra。輝瑞要求聯邦地區法院宣告合同無效,並判令強生支付損害賠償金以補償銷售額損失。

「排他性」、「反競爭」是這場訴訟的核心。輝瑞稱,強生與許多保險公司簽訂合約時,以優惠價格換取保險公司對Remicade的青睞,保險公司只在Remicade對病人無效時,才願意對Inflectra進行承保。因此即便Inflectra平均售價比Remicade低了22%,但強生仍沒有在激烈的競爭中失去大量的銷售份額。

強生早已否認了輝瑞提出的指控,兩年前便提到,訴訟只是對方希望在價格和價值上形成競爭。值得注意的是,輝瑞公司也確認,他們在6月同樣收到了FTC的「民事調查要求」。

今日关键词:淘集集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