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代理官方-僵尸游戏下载-新闻发言稿范文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全讯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道德人员-这种“恶”表现出来的是不思考对错

女老师收地理情书

某些上市公司董事長敢於長期肆無忌憚地胡作非為,很大程度上「歸功」于董監高的沉默與不作為。不客氣地說,很多上市公司董監高都只是木偶,他們眼睜睜看着大股東或實控人肆意掏空上市公司、進行各種利益輸送而無動於衷,偶爾會有某些上市公司個別董監高對違法行為表示異議,但由於勢單力薄,喚醒不了沉默的大多數,最後也阻止不了惡行的發生,久而久之,董事長習慣了獨斷專行,董監高也習慣了沉默寡言,原本失效的治理結構變得越來越糟糕。

在許多人的詞典里,邪惡是一種很深刻的概念,描述一個惡人的形容詞有罪大惡極、陰險狡詐、處心積慮等等。但阿倫特的論證告訴我們,邪惡其實並不一定就是那麼複雜,而在很多時候邪惡是一種很膚淺的狀態。

相比阿論特所應用的社會領域,資本市場的「平庸之惡」更具有隱蔽性,也更容易被忽視。

老闆太強勢,手下的人大多習慣了唯命是從,總是覺得自己不過是打份工,跟老闆關係搞不好就沒法混了,久而久之,老闆對的就是對的,老闆錯了也只能視而不見,對老闆的敬畏超越了對法律的敬畏,上市公司的治理就沒有不失衡的道理。

阿倫特在書中寫道,「是純粹的不假思索讓他成為了當時的最大罪犯之一」。不假思索的意思是,當上級命令傳達下來,下級就去執行。如果有一天有人追究,就可以甩鍋說,「我只是在執行命令而已。」

然而,看看市值也就20多個億,涉嫌造假金額也不大的獐子島(002069)(維權),被處罰的人員名單也是一長串,這說明被問責人員的多少跟公司造假金額和市值規模似乎也沒有對應的關係。

在10天前的2019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吳厚剛曾表示:「賠錢對不起股民,我今天在這裏要向廣大股民檢討,說聲對不起。」吳厚剛表示,「我們用代價換來了兩點:一點就是對風險的認知和敬畏;第二點,就是識別了我們這片海。」吳厚剛表示,「只要能挺住,這個代價可以通過未來的努力換回來」。可見當時他還是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是以為不過是工作失誤而已,所以才這麼輕描淡寫。

因為「個體那雖不必然能抵制但可以預防惡行、拒絕惡甚至不被惡引誘的傾向才要求每一個人,而不僅僅是要求哲學家或其他知識分子,注意那種『因缺乏更好的名稱而被我們稱為道德』的東西。」

被市場驚嘆為「史詩級造假」的康得新(002450)百億利潤造假案:

對於那些身處「惡」的漩渦中的人,需要反思的是,「不是你為何服從,而是你為何支持?」

艾希曼麻木而庸俗,除了納粹政府灌輸給他的意識形態之外,根本就沒有對事物進行獨立思考和評判的意識和能力。

所以說,思考不僅僅讓我們抵抗資本市場的「平庸之惡」,更讓我們明白向善的方向,產生維護道德和正義的力量。

當一個人渾渾噩噩,並不去主動思考自己在做什麼,也不反省自己的行為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就很容易成為雪崩之中的雪花,或者洪水中的雨滴。

我們通常認為的這種罪大惡極的劊子手,應該是窮凶極惡的殺人魔形象。旁聽艾希曼審判的過程中,阿倫特發現眼前的這個人,並不是媒體所描述的那樣。他既不是惡魔,也不像變態,也看不出有任何的堅定的意識形態信念,更談不上什麼個人魅力,如果僅從外貌和言談舉止來判斷,我們很難把這樣一個人和犯有滔天惡行的殺人惡魔聯繫在一起。但就是這樣一個人,負責把整個歐洲的猶太人送進集中營。

所有這些個人因素,都被那個龐大的機器藏在裏面,從外面看起來彷彿這裏沒有個人是機器本身在運轉,誰都得聽命于老闆的指令,但是實際上,這個機器恰恰是許多人的個人利益推動着的,他們不過是利用這個機器來保護並隱藏自己的利益而已。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所以蘇格拉底說,未經審視的人生不值得一過。

一下子處罰24名相關當事人,雖然絕對數額不大,但是,這主要是監管部門對其違法性質的態度,是一個清晰的信號,公司造假,不僅僅是董事長的事,所有相關當事人都難辭其咎。

券商中国第211期—程大爷论市:

完善的公司治理結構,就是通過設立董監高等不同機構與崗位來實現分權制衡,避免上市公司被少數人尤其是董事長一人控制。很多涉嫌造假的上市公司都存在治理失控的問題,老闆無視董監高的存在,董監高成了一個擺設。有的上市公司董事長公章隨身攜帶,繞開董監高胡亂違規融資擔保,將公司帶向萬劫不復之地,也給投資者造成巨大損失。

證監會認為獐子島及相關當事人的相關行為構成信息披露違法,擬決定對獐子島公司及24名相關當事人給予警告,並對獐子島處以60萬元罰款;對吳厚剛等24名相關當事人分別處以30萬元、20萬元、8萬元、5萬元和3萬元不等的罰款。此外,證監會還擬對吳厚剛採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對董事梁峻採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首席財務官勾榮和董秘孫福君分別採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如果不去思考,我們就會沉淪在慾望當中難以自拔,我們就會沉浸在個人利益的得失計較中不辯是非,當然也就不會去抬頭仰望星空和低頭思考道德良知,去審視自己的行為是否運行於正義與道德的底線之上。

為什麼你沒有選擇不扮演這樣一個零件呢?因為你缺乏思考,或者說不去思考,盲目生活和工作讓你的內心裡不認為「平庸的惡」也是一種「惡」。

這預示着上市公司的高級管理層每個人都需要為公司的合法合規經營承擔責任,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一切行動聽老闆指揮,不問合法不合法,老闆讓幹啥就傻傻地干,反正公司出事了板子只打到老闆身上,自己可以推得乾乾淨淨,毫髮無損,大不了另謀高就換個地方繼續干。

「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對公司負有忠實義務和勤勉義務。」對公司負有忠實義務,也即對於有損公司利益和投資者利益的違法犯罪行為,不管這個行為的實施者是老闆還是其他人,董監高相關人員都應該一視同仁予以阻止,不能坐視不管。盡到勤勉義務的要求就是要對公司重大事務知情,對存在的可疑之處要勤勉盡調,董監高應當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利用所掌握的豐富內部數據資源優勢,努力在重大事務決議和執行過程中發揮內部監管作用,而不是睜隻眼閉隻眼,當老好先生,甚至成為那些無良老闆作惡的幫凶。

這種「惡」表現出來的是不思考對錯,不明辨是非,不承擔責任,為一己之私而背棄道德與法律。這樣的「惡」並非驚天動地,而是不動聲色的,並非顯而易見的,而是隱晦含蓄甚至深藏不露的。

正因為通過思考,人才成其為人,甚至人的意義就存在於思考中。我們如果放棄思考,無異於我們放棄了人的價值和意義,也放棄了道德約束。因為思考帶來判斷,判斷產生行動。

高潮多了,市場容易疲勞。投資者交易的熱情明顯有所下降,似乎更多地陷入了對未來的某種沉思之中。

傑羅姆·科恩說,阿倫特深深受益於奧古斯丁關於思考的這種經驗,即思考是由對存在者之善的愛引導着的活動。因為思考不能被惡引導,而既然惡破壞存在者,所以她開始相信,思考活動本身能阻止任何從事思考的人去做惡。

阿倫特指出「惡的平庸性」具有一個重要的特徵,那就是「不思考」。換言之,惡來源於思考的缺失,當思考墮落於惡的深淵,試圖檢驗其根源的前提和原則時,總會一無所獲。惡泯滅了思考,這就是惡的平庸性。隨波逐流,沒有對錯與是非,盲從。而一個人一旦失去了思考能力,就很容易成為惡的幫凶,助紂為虐。

康得新造假的金額實在太大,持續時間太長,手段太惡劣,董事長被收拾那是跑不了的,但是,這麼龐大的一個造假系統工程,以老闆一人之力,斷然不可能成功,必有眾多幫凶「齊心協力」才可以成事,處罰面不夠大不足以平民憤,可能大家會覺得處罰人多是這個原因。

正是艾希曼的這種「不思考」,讓他成為了一個沒有反思和判斷能力的死亡執行官。

阿倫特提出的解決辦法,就是深思熟慮的行動,就是行動中蘊含思考,不放棄思考也是一種行動。行動之前要做判斷,理性判斷,比行動本身更根本。

為了更好地理解「平庸之惡」,我們先回到這個概念誕生的時代背景。

在資本市場,我們需要考慮每個人都會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這個特性。說穿了,那些行「平庸之惡」的人,並非完全出於無知,而是有利益驅動的因素。支撐着上市公司這部機器是各種各樣的個人原因、個人動機、個人利害得失及個人恐懼與貪婪,正是他們這些人在這個系統當中得到的個人好處,沒有好處他們是不幹的。

在利益至上的資本市場,極容易讓參与其中的人在道德與理性層面冷漠和無所謂,因為他們習慣了不思考的服從狀態,當懶惰、冷漠、無所謂成為一種普遍的文化狀態之後,就有可能產生巨大的惡的後果。

A股陷「問責高潮」,為何問責高管名單往往一長串?董監高對老闆的敬畏超越對法律敬畏,屢見平庸之惡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一個如此普通的人會作出如此邪惡的舉動呢?阿倫特給的解釋是「平庸之惡」。

在艾希曼身上,他既不充滿仇恨也不癲狂,也沒有無盡的嗜血欲,但更加可怕的是,他是一個平凡無趣、近乎乏味的普通人。

上周A股市場出現了幾個小高潮。其中,既有20多隻科創板集中申購的「打新高潮」,也有多家上市公司接連被監管部門處罰的「問責高潮」。

最近還有幾家上市公司董事長被抓了,原因各異,但都是涉嫌刑事犯罪。比如張朋起、黃作慶被指日常經營活動中長期存在違法行為,搞得兩家上市公司落到如今被ST的窘境。投資者不禁要問,這些上市公司的董監高們難道對董事長的違法行徑一無所知?有沒有履行監督職責呢。

對於艾希曼自我辯解「自己只是一個零件」的說法,當年的法官是這樣回應的:「那麼,對不起,你為何成為一個零件?或者,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還繼續做一個零件呢?」

艾希曼對自己的行為非常冷漠,他不認為自己罪大惡極,而只是執行了上級的命令。也就是說,不管誰在他那個位置,都會這樣做,他只不過是聽從命令的一枚螺絲釘。

要旗幟鮮明地抵抗「平庸之惡」那些造假的上市公司中的董監高們,即便只是「奉命行事」,或者只是對造假行為起到輔助作用,甚至於,雖然沒有參与但默許了這種行為的發生,那都是一種不可推卸的「罪惡」,這就是阿倫特在《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書中提出的「平庸之惡」,我認為它普遍地存在於資本市場。

這一點跟很多上市公司的董監高被處罰時的辯辭類似:老闆安排我這樣乾的,我只能這麼干,因為下級得服從上級,這是公司文化,我不是決策者,我不知道這是在造假,我只是上市公司這部機器的一個零件,一個螺絲釘而已。

大爺我也陷入了沉思。因為,從「問責高潮」中發現了一個現象,就是每家問題上市公司被處罰的人員,再也不僅僅只是董事長和直接負責的副總幾個人了,而是一長串的名單,真箇是把董監高「問」了個遍,雖說投資者抱怨罰款的金額太小了沒有讓違法者付出應有的代價,但是,按照現有的法律法規,基本上都是頂格處罰,特別是,被「連坐」的人數屢創新高,威懾力還是極大的。

其實,《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條規定得很明確:

也就是說,為什麼偏偏是你,不是別人。如果你知道這個公司有問題,你也知道你是公司的一個零件,為什麼你甘心做這個零件呢?你並不是沒有選擇。

甚至,连董事长都不服。

以往上市公司出事,除了直接責任人可能會被問責外,很少看到相關董監高集體被處罰,每個人都習慣了這種「不作為也不擔責」的形式主義存在,「出事是老闆的事,關我屁事?」,你看看,「沒有一滴雨認為是自己造成了洪災。」

艾希曼是納粹黨衛軍的高級將領,曾負責執行猶太滅絕計劃。後來被公開審判,阿倫特受《紐約客》雜誌社指派,前往耶路撒冷,聆聽了整個審判過程。

據新浪財經報道,獐子島被監管部門處罰后,董事長吳厚剛表示,公司和被罰管理層都將進行申辯。目前,已經在準備申辯材料當中。

正是由於思考所進行的自我反思,常常喚起自我的孤獨對話,使得人們意識到那種「不能做什麼」的良知的存在,為人們的作惡設置了重重障礙。

當「平庸之惡」這個詞流行起來的時候,傳遞出了這樣一種信息,「平庸」(無所作為)這件事本身就是惡的。

證監會擬決定對康得新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對康得新實際控制人鍾玉給予警告,並處以90萬元罰款,其中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罰款30萬元,作為實際控制人罰款60萬元;對時任財務總監王瑜、時任資金部主管張麗雄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對時任總經理徐曙給予警告,並處以20萬元罰款;對董事肖鵬給予警告,並處以10萬元罰款;對相關負責人杜文靜、閆桂新、包冠乾、呂曉金、王棟晗、那寶立、吳炎、鍾凱、邵明圓、隋國軍、蘇中鋒、單潤澤、劉勁松、張艷紅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對其他負責人員侯向京、紀福星、余瑤、楊光裕、張述華、張宛東、高天、周桂芬、陳東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3萬元罰款。

沒有一滴雨認為是自己造成了洪災那些被處罰的董監高們肯定會挺不服氣的,因為以前都是只罰董事長和直接責任人的,現在是「相關人員」都要被罰,那些不是直接責任人的董監高們誰會認為公司造假的事跟自己有關呢?

從這幾個案例的處罰面來看,監管部門給出的態度無疑是明確的,說明董監高再也不是只有權利而無責任的稻草人,而是需要切切實實地在其位擔其責,如果履責不到位或者嚴重失職,是需要依法承擔對應的責任的。

在資本市場,很多人渾渾噩噩的過日子,不在乎發生什麼,也不思考自己行為的意義,而只是聽從上級或者別人的指示,這種常見的不思考的狀態,就是平庸之惡,它經常給公司和投資者帶來無法彌補的損失與災難。

上市公司董事長頻繁被抓,一般都認為只是董事長一個人的問題,很少有人去反思是不是這家上市公司治理方面存在深層次問題,更少有人去從上市公司董監高們身上找原因。像康得新那樣,如果不是因為董監高沒有履行應盡的監督職責,董事長的違法犯罪行為就不可能如此放肆,也不可能會持續這麼多年而不暴露,董事長出事的背後正是董監高集體有意無意地「裝聾作啞」。

這次監管部門對出事的上市公司董監高進行連坐問責,有利於喚醒那些麻木不仁的神經,促使他們「在其位而謀其政」,切實承擔責任。要知道,「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一家上市公司被處罰的相關責任人是這麼長的一個名單,這是我們以前所沒有見到過的。

今日关键词:马斯克跳舞